驰牛配资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开错外挂怎么办 有梦之人

第110章 女人是老虎

    李二使用自创型秘技禄山之爪,揸了几下之后,终于确定莎莲娜是真的睡着了。

    送上门的艳福?

    李二把手枪掏出。

    放进了抽屉里面。

    李二摘下腰带,把裤子脱下。

    李二把上衣也脱下了。

    李二走出房间,到卫生间洗起了冷水澡。

    呃!

    房间里面莎莲娜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顿时满脸嫣红,这次亏大了。

    李二洗完冷水澡后,又走进了房间。

    莎莲娜翻了一个身,以一个非常销魂的卧趴睡姿趴在床上,轻薄的睡衣,性感的身姿,李二鼻子一热,这冷水澡白洗了。

    ‘此女子欺吾之铁棒不硬乎?’李二的脸色极其难看,低头看了自己身下一眼。

    李二看着莎莲娜勾人的睡姿,不禁疑问:‘我已经帅到让女人倒贴的地步了?’

    ‘不对,事出反常必有妖!’

    李二弯腰抱起莎莲娜。

    ‘我去,这女人浑身都是软的。’

    李二把莎莲娜抱出房间,果断地扔到沙发上,然后随手拿起一块方毯,连脑袋一起地盖到莎莲娜身上。

    “喂喂,大鼻驹!”李二一巴掌呼醒了陈家驹。

    “什么事?”陈家驹张开眼睛迷糊地说道。

    “不是要保护女证人吗?”李二板着脸冷哼道:“我收到可靠的消息,朱滔提高了暗杀莎莲娜的赏金,杀手随时都有可能会来,你还睡得着?”

    陈家驹立时睡意走了大半,他本能地伸手摸了摸腰间的手枪,警惕地瞥了一眼门口。

    “好了,上半夜我已经守完了,下半夜轮到你守夜了。”李二满脸怨气地说道。

    “OK,你去睡吧!有情况我会叫你!”陈家驹睡得正香被李二打醒,脑袋有些昏沉的顺口说道。

    李二马上走回房间,关门。

    陈家驹忍着困意,摇晃了一下脑袋,从地板上的凉席坐起,这才想起莎莲娜不是睡在房间吗,李二怎么进去了,可千万不要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陈家驹瞬间清醒,赶忙站了起来,这才发现沙发上躺着一个人。

    莎莲娜翻开方毯,狠狠地瞪了陈家驹一眼。

    “看什么看?大鼻驹!”莎莲娜冷哼一声,翻了一个身,面朝着沙发靠背睡去。

    “什么情况???”陈家驹脑袋里顿时冒出了很多个问号

    李二一大早就起床了,看着陈家驹瞪着一对熊猫眼,一副恹恹欲睡的样子,李二心情非常地舒爽,吹着轻快的口哨洗漱。

    “咦,你吹的是什么曲子,节奏很轻快!”莎莲娜也醒了,好奇地向李二问道。

    “女人是老虎!”李二坏笑道。

    李二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开水喝掉,指了指莎莲娜的胸前问道:“你都这么放的吗?”

    他当然股票 莎莲娜睡衣里面是真空的。

    “好看吗?”莎莲娜笑眯眯地问道。

    “好软!”李二顺口说道,然后愣住了,抬头看向莎莲娜。

    扑街了,这个女人昨晚肯定没睡

    尖沙咀警署。

    陈警司今天一大早就被黄炳耀叫去办公室臭骂了一顿。

    “耻辱,简直是耻辱,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当街行凶,我不管你们行动部门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这些牛鬼蛇神都给我扫荡干净。”黄炳耀一手叉着腰,另外一只手用力地拍着桌子怒骂道。

    “是是是,我已经勒令反黑组与CID部门做事了,一定把那些小混混全部彻查一遍!”陈警司赶紧说道。

    昨天的商场枪击案,虽然死的都是匪徒,但是那几个刀手在闹市区追砍莎莲娜,却造成了十几名无辜市民互相踩伤,五名市民惊慌跳楼摔成重伤,影响非常地恶劣,这个事件,把尖沙咀警署前面几个案子的漂亮处理,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正面形象毁得一干二净,黄炳耀差点被气得胃出血。

    “那电视台方面的记者”陈警司小声地说道。

    “当然是你去,难道你想让我在镜头前给公众道歉吗?”黄炳耀怒骂道。

    “明白!”陈警司一脸的倒霉,老二真的很难当。

    陈警司被黄炳耀臭骂了一顿,又去股票论坛 发布会上给公众负荆请罪,心里窝着一肚子的火,一听到李二回来了,立刻气冲冲地往CID部门走来。更新最快 手机端::

    李二多精明,一回到办公室就让扫把星守着办公室门,有人找自己就说自己要重要的事情要忙。

    陈警司刚刚走进CID部门,扫把星就站起来问道:“陈警司,你有事吗?我老大重要的事在忙,有什么事我帮你叫他。”

    陈警司看了一眼李二的办公室房门,尬笑两声:“没事,我走错门,我去反黑组的。”

    陈警司转身向反黑组走去,反黑组组长苦也。

    李二办公室。

    柏安妮警惕地瞪着莎莲娜,莎莲娜笑吟吟地看着柏安妮。

    “这么说,你怀疑文建仁是内鬼,你怀疑他把档案室的资料都烧了,疯了吗?”李二摇头说道,他一直不理解,像文建仁这个级别的警官,怎么可能会被朱滔这么低级的毒贩给套住,花钱就行吗?

    “对,上次监听泄密的事,我查了所有的兄弟,只有文建仁不是行动小组,却股票 了交易的地点。”陈家驹虽然证据不足,但是他说话的语气很笃定,认定文建仁就是警队内鬼。

    “这事你报告上级了?”李二问道。

    陈家驹点头:“那当然,不过反而是我被臭骂了一顿。”

    李二斜了陈家驹一眼,废话,无凭无据,不骂你骂谁。

    “所以把莎莲娜带到我们中区警署,也未必就绝对安全了,而且朱滔的人绝对想不到莎莲娜会交给尖沙咀警署保护。”陈家驹总结道,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李二点了点头,陈家驹这个家伙鬼主意还挺多。

    其实莎莲娜交给李二保护,还有一个最大的优势是李二的手下有很多优秀的女警员,胡教官、慧英红、陈雅仑她们保护莎莲娜绝对是绰绰有余的,女人保护女人总是更加方便些。

    “李二,文建仁以前是你的上司,你觉得他这个人的为人怎么样?”陈家驹问道。

    李二当然不可能说自己老上司的坏话,何况他也没有任何证据。

    “文sir人还不错吧!很照顾下属。”李二敷衍地笑道。

    陈家驹接到一个电话后便走了,却也莎莲娜留在了尖沙咀警署。

    “师父,这个莎莲娜是不是很漂亮?”柏安妮板着双手低声地冷哼道。

    “不是呀!很丑!”李二认真地说道。

    柏安妮瞪了李二一眼:“口是心非!”

    “她昨晚在你家睡了?”

    ‘有杀气!’

    李二机警地立刻做出一副仇恨的样子。

    “没错,这个女人与陈家驹昨晚在我家睡了,把客厅搞得乱七八糟的。”

    柏安妮错愣了一下,转头狠狠地瞪了莎莲娜一眼。

    “师父,昨晚陈家驹也在呀!”柏安妮不好意思地说道。

    李二咳嗽两声,义正言辞地说道:“那当然,不然孤男寡女,万一我睡熟不见了贞操怎么办?”

    柏安妮没好气地白了自己师父一眼。

    “师父,我不喜欢这个女人,赶紧把她踢回中区警署。”柏安妮小声地说道。

    李二松了一口,他当然不会为了一个莎莲娜得罪自己的宝贝徒弟,马上隐蔽地打了一个OK的手势。
安国炒股配资配资世家中富金石如何配资期货期货交易量在线白银配资盘锦期货配资长岭炒股配资渭南期货配资香港国际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