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牛配资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只是村长 葫芦村人

367 带着你的生产线赶紧滚(周推4.5K加更)(5/8)

    “就你批话多。直接说你怎么想的!”

    张建民懒得理会。

    他其实已经股票 了结果。

    同样也长出了一口气。

    不再去对这笔钱动心思,心中要轻松很多。

    “刚才你说啥?给刘春来打工?”突然,他想起了之前冯松涛的话。

    特么的,自己当老板不好?

    非得给刘春来打工?

    刀疤也是愣愣地看着冯松涛。

    他们三个这样,不是挺好的么?

    “如果我没猜错,刘春来应该是这样的目的。这笔钱,就是为了试探我们。以他赚钱的能力,仅仅就是这次预定的服装,总价值都400多万……这里面的利润有多大,咱们都股票 。”冯松涛叹了口气。

    人生,格局很重要。

    他们之前倒腾电子配资 ,在山城是最大的倒爷,可这几年也不过赚不到四十万。

    这已经很逆天了。

    可刘春来这么短的时间,直接以百万计算。

    更让他们闹心的是,他们那叫倒爷,指不定哪天国家就收拾他们了;刘春来不同,政府都支持着,即使有一天政策有变化,也能全身而退。

    人比人,气死人。

    “那跟我们有毛的关系!”张建民没好气地说道。

    “有,以后是像吴二娃他们那样光明正大地做生意,还是继续像之前那样偷偷摸摸地倒腾……”冯松涛脸上变得严肃起来,“他这次弄这条生产线,以后应该能搞不少事儿……他问山城轻工局要了一个收音机厂。”

    “算求了,这事儿,先不急。”张建民摇头,“既然不打那笔钱的主意,咱们就老老实实去等他就行了。”

    “估计面快好了。饿死了……”刀疤直接向着餐馆而去。

    真的饿了。

    冯松涛也松了一口气。

    他就怕张建民看着这几百万动心。

    刘春来敢这样让他们开着车带着钱走,没有后手?

    可能么?

    至少,一向谨慎的冯松涛,是认为不可能的。

    从最开始刘春来在山城用一条裤子坑了他们;然后再到这次亲眼看到刘春来同样用几套衣服把郑天佑一帮人坑了;然后,还特么的把谭林峰这样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很难撼动的真正大倒爷给坑了……

    冯松涛不敢去赌。

    他不股票 刘春来布置的后手是什么。

    这样的人,只能成为朋友,绝对不能成为对手。

    把对方扼杀在摇篮里?

    可能么?

    刘春来身边随时跟着一个武林高手近身保护;还有几个带着步枪的民兵跟着……

    留在车上的刘志军跟刘照前两人依然警惕地注意着周围。

    在他们脚边放着的56半自动步枪,外面是看不到的。

    一旦出事情,他们随时都能把枪掏出来。

    除了屙屎撒尿,他们是不会下车的。

    花都。

    金德福一直都在等着卢国志打探消息汇报给自己。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刘春来从派出所里面接受完调查出来,卢国志才出现在他面前。

    “如何?”金德福急切地问着满头大汗,一回来就端起凉着水的洋瓷碗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

    今天早上在得知昨晚上谭林峰一伙人被抓,刘春来跟他手下也在派出所后,连看店都没心思,直接让祝锐去店里,自己在家里等着消息。

    喝完一碗水,卢国志才开口,“刘春来出来了。昨晚上的交易,刘春来手里有合同,一百万的现金让张建民给弄走了……在这之前,张建民以蓬县投资者的身份,向蓬县的公安报过案……”

    “等等!公安?蓬县是啥地方?他们的公安怎么到了这边?”

    金德福瞬间抓住了问题关键所在。

    刘春来身边带着公安?

    “丁亚军跟段鹏两人,是蓬县公安局安排保护刘春来的……”

    “丢他老母!”金德福顿时骂了出来,“这么说来,谭林峰是彻底栽了?”

    “估计出不来了。我打听了,对于这次的事情他认了,但是那些钱在什么地方,以前干过什么都没交代……另外,刘春来有两名手下离开了,张建民几人也在拿了钱后,开着谭林峰的两辆轿车走了……”

    卢国志声音很轻。

    金德福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他不股票 如何表达自己的此刻的心情。

    “丢他老母!”

    最后只是爆出了一句粗口。

    刘春来没有表面这么简单,他是股票 的。

    可能到这样的程度,是他没想过的。

    “老大,以后咱们?”卢国志也股票 老大闹心的是什么。

    “不是在跟他们合作么?”金德福叹了一口气,“不能成为对手,只能做朋友。要看他能不能把那条生产线拿回来……”

    刘春来多久能把生产线拿回来?

    他自己都不确定。

    反正上午下午都会去派出所一趟。

    汤大伟都有些受不了他。

    可刘春来又拿了一份合同出来,是他跟柯尔特签订的收录机厂合资合同!

    就等着那条生产线了。

    “你这……”看着刘春来手里的合同,中英文各一份,汤大伟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汤副所长,那条生产线,我们磨盘电子跟港商合资了……”刘春来一脸笑容,“港商将会投资一千万港元……”

    汤大伟也不知真假。

    可他不敢去赌啊。

    只能急忙向上级反应上去。

    他都没想到,刘春来这样狡猾。

    第二天下午,也就是7月31号下午,刘春来再来的时候,汤大伟直接丢给刘春来一个条子,“别来烦我,自己去找他们,把你们的设备领走。你也别指望我们给调火车皮……”

    “对了,汤副所长,张建民他们不调查了?”刘春来一脸笑容。

    明天果然是个黄道吉日。

    宜出行啊。

    刘春来决定了,明天一早出发。

    这边派出所不帮忙调火车皮,早在意料之中。

    “跟你有关系?没事儿就少打听这些。”汤大伟没好气地说道,“刘经理,我们这里人手少,事情多,麻烦你不要耽搁我时间……”

    他是真的不想看到刘春来。

    改革开放这么几年了,他就没遇到任何一个比刘春来还会找借口的。

    关键每个借口看起来没有多重要,却都是让人没法忽视的。

    就连上级主官领导,也都不想听到跟这事儿相关的了。
安国炒股配资配资世家中富金石如何配资期货期货交易量在线白银配资盘锦期货配资长岭炒股配资渭南期货配资香港国际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