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牛配资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韩疯子 深思文学

674 一个也不放过(求订)

    ……望着两道奸计得逞,远去的背影,李云龙恨的是咬牙切齿。

    “老赵,老子跟你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再上小徐政委一次当了。

    他娘的,骗了老子的东西不说,还让老子派人给他颠儿颠儿的送去?

    老旅长在我面前都没有这个待遇,他新三团凭啥呀?”

    可是连李云龙都忘记自己这是第几次发誓,再也不上徐梓琳的当了。

    从两人第一次认识见面开始,似乎李云龙就没有从徐梓琳这里占到任何便宜,相反,一直在被坑,不断被坑。

    可这个倾向似乎还在持续着。

    赵刚不股票 说什么好了,安慰道:“老李,你也别太伤心了,你这哪里是算是上当。

    你心里想什么大家都明白,三愣子是一直跟着你成长起来了,你拿他当兄弟,他也救过你的命,这点儿东西对于你们兄弟情谊来说算什么?

    所以这一次就算没有子林在这里花言巧语,你最终也一样会答应把东西送出去的。”

    李云龙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心里顿时也不郁闷,“老赵,真有你的,你小子什么时候还学会安慰起人来了?”

    赵刚是个实在人,老实道:“哦,临走的时候我那师弟子林拜托我,让我这么说的。”

    李云龙:……

    输了,输的彻彻底底,连政委都他娘叛变了,他老李还能赢吗?

    这么一想,李云龙突然觉得自己先前有点吹牛了。

    他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像徐子林政委这么狡诈奸猾的。

    ……

    ……

    韩烽第三次询问:“老徐,你确定老团长真不会舍不得,不会郁闷生气?”

    徐梓琳道:“我办事,你放心吧!”

    韩烽大笑:“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有老徐你在身边,真是抵得上一个参谋团。”

    “那这次去东北你把我带上吧!”

    韩烽在沉默中抬头望了望天色:“老徐,今儿天不错哈!”

    徐梓琳:……

    “咱们接下来的行程安排,先去新一团,然后去新二团,17团,最后是司令部。”

    徐梓琳愕然道:“一个都不放过?”

    韩烽无奈道:“咱们八路军的情况你又不是不股票 ,每个团都不富裕,你别看老团长答应的好,等物资送过来的时候肯定是大打折扣,远远达不到咱们的需求的。

    所以把能认识的地方都去一遍吧,积少成多嘛,就算是用不上也能留在团里,就当是我这个团长在离开之时,留给弟兄们最后的礼物了。”

    徐梓琳点了点头,既然韩烽决定了,她只需要支持就是,“这一次咱们怎么配合?”

    韩烽道:“老团长曾经说过,丁伟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咱们想要空手套白狼,和老团长那里一样是不太现实的了。

    到时候儿你信不信,你刚露出点儿意思,人家丁大团长一准儿向你叫穷。

    什么我新一团都快揭不开锅了,战士们都是一条裤子两个人穿了。

    最后了不起给点儿破枪,子弹,打发打发叫花子。

    口头上给些赞扬和支持,然后给你分析一波这东北的抗日形势问题,以显示丁大团长满肚子远见卓识的军事才华。

    至于别的,你想都别想。”

    听韩烽这么一叙述,徐梓琳倒是脑海里都浮现出这即将发生的场景。

    非常有画面感,发生的一点一滴都与韩烽所说完全一致。

    徐梓琳笑道:“那这一次咱们该怎么做?”

    韩烽:“好办,许空头支票呗!”

    徐梓琳:……

    “怎么许?”

    “把咱们新参团的东西尽数望外搬就是了,轻重机枪、九二式步兵炮、重炮、野炮、山炮都往外拿。

    总之他丁伟想要什么,咱们就有什么,就许什么。

    当然,你是政委,这些许诺的话有你最终点头可信度最高,到时候你得做出非常难为情的神情。”

    “了解。”

    “可你就这样许下空头支票,将来再兑现不了,丁团长也不是吃素的吧?”

    韩烽道:“放心,我早都和老史他们交代好了,要是有人去要东西,就让他们直接去找我,老丁他总不能明抢吧?”

    徐梓琳:……

    她再一次觉得每次和老韩配合,红脸儿和白脸儿的角色是弄反了,眼前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才是真正的白脸啊!

    让人家丁团长去找你?你那会儿早就到东北去了。

    等你从东北回来,指不定猴年马月了,丁团长还能不能记得这回事儿都是个问题。

    指望他韩烽兑现诺言,见鬼去吧!

    然而,就像是韩烽心里想的那样,反正自己要去东北了,管他这么些事儿呢,大摇大摆的带着政委徐梓琳就到了丁伟所在的新一团团部。

    放哨的战士以恭恭敬敬的态度亲自将自己崇拜的韩团长送到团部。

    丁伟韩烽老兄弟见面,自然是一阵寒暄。

    寒暄完毕,直奔正题:

    “老韩,你小子怎么有闲工夫到我这儿来了?”

    韩烽谄笑道:“老丁,不,丁哥,瞧你这话说的,我没事儿还不能来看看?”

    丁伟比韩烽也就虚长几岁,大不了多少。

    当然,这只是从年龄上来看,若是从从军的资历上来看,丁伟自然要比韩烽大得太多了。

    所以总给人一种错觉,老丁老韩,似乎不应该排列在一块儿才对。

    但丁伟向来佩服有本事的人,韩烽军事才能出众,短短的时间便从士兵一跃成为团长,与自己平级,丁伟当然不会拿老资历来唬人,索性就平辈相称了。

    平日里两人接触,向来也是老韩老丁的来回叫着。

    可今天他韩烽居然一口一个丁哥叫得亲热。

    这让丁伟不由得警惕起来。

    丁伟对韩烽的这份“警惕”,还是从攻打河源县城开始的。

    那个时候老李老汉老丁老孔,晋西北铁四角联合作战,何等威风,那叫一个樯橹灰飞烟灭,日军一个旅团都让他们给联手击溃了,韩烽也在那一仗中被炮弹砸中,身受重伤,差点就见了阎王了。

    可就算这样,老韩这小子还是把“后事”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铁四角联军结束,最终“分赃”的时候却不均匀了。

    大头儿全让人家新三团给占了去。

    这让丁伟几人找谁说理去?
安国炒股配资配资世家中富金石如何配资期货期货交易量在线白银配资盘锦期货配资长岭炒股配资渭南期货配资香港国际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