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牛配资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食从和面开始 糖醋虾仁

第1050章 还是老徐的套路深【求票】

    当餐厅的桌子上摆了满满一桌菜的时候,徐家的午饭开始了。

    徐文海拿着一瓶白酒,给大家倒酒,徐拙则是拿着一瓶红酒,往两只高脚杯中倒了一点,给姚美香和陈桂芳品尝。

    至于老太太和于可可,两人一个喝白开水,一个喝饮料。

    对红酒这类饮品都敬谢不敏。

    徐拙今天也没喝酒,他一向对酒不感兴趣,也就高兴的时候才会小酌两杯,现在跟长辈们在一起吃饭,他自然没有喝酒的念头。

    徐文海倒了四杯白酒,分别递给了老爷子谢海龙以及魏君明。

    酒已经满上,菜已经上齐。

    开吃!

    徐拙没有去吃之前心心念的干烧带鱼,也没品尝自己亲手做的电饭锅焖鸡,甚至对于桌上那些蒸菜也没多看一眼。

    他的目标,是桌上那一小盆生腌皮皮虾。

    嗯,这些皮皮虾在冰箱里腌制了一个多小时,现在终于可以吃了。

    在端上桌之前,一直在冰箱的冷藏室里放着,就是怕温度升高导致皮皮虾的味道变差。

    徐拙用筷子夹起一段皮皮虾放在自己碗里,没有立即去吃,而是先谨慎的闻了闻味道。

    有时候吧,大家都夸的美味,对于别人来说不一定就真的好吃了。

    就比如那个童子尿煮蛋。

    当地人都说非常好吃非常美味,而且营养也很丰富。

    但对于外地人来说,还是有点难以下嘴。

    认识的人中,也就老孟吃过。

    不过那天直播结束后,老孟就在卫生间连着刷了两次牙,用漱口水漱了三次口。

    不是他对当地的美食有偏见,主要是那股子挥之不去的尿骚味儿,让老孟无法从心里接受这件事。

    不过那天收到了一万多块钱的打赏。

    这也算是对老孟的一个安慰。

    回到正题,徐拙夹着那段皮皮虾送到鼻下,闻到的是一股浓郁的鲜味儿,以及腌料的那种香味儿。

    比如生姜的味道,比如蒜香味儿,这里全都能闻到。

    嗯,没有异味就行。

    没有异味,就说明可以吃了。

    徐拙把这段皮皮虾送进嘴里,入口之后,首先是一股浓郁的鲜味儿和咸味儿,两种味道交织在一起,让人仿佛置身于海边,闻到了海风中的腥涩味儿那样。

    很舒爽,也很惬意。

    生腌类的海鲜果然不同寻常。

    除了味道之外,虾肉也非常别致。

    徐拙用牙齿轻轻一咬那段皮皮虾,虾肉就从两端的开口处出来了。

    再用力一嘬,虾肉就彻底从虾壳中滑了出来。

    当然了,这种吃法略微有些野蛮,而且假如皮皮虾身上的那些尖刺没有被剪掉的话,这会儿徐拙嘴里应该开始流血了。

    这种吃法是不可取的,除非皮皮虾收拾得很干净。

    不过抛开这种外行的吃法不说,这虾肉吃起来是真的美妙无比。

    虾肉Q弹,带着浓郁的鲜味,还稍稍有一点点腌料的味道。

    这些再配上因为在冰箱里低温条件下冷藏了的那种冰冰凉凉的口感。

    整个人仿佛升华了一般。

    感觉不像是在吃海鲜,而是在马尔代夫的海域中肆意徜徉。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妙曼了,让人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千言万语在脑海中,只剩下了“好吃”两个词作为最终的感慨。

    绝了!

    真是绝了!

    徐拙推想过无数次生腌类海鲜的大致味道和口感。

    但是不管推想过多少次,在皮皮虾入口的一霎那,都变得苍白起来。

    古人说看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美食圈依然适用。

    你幻想再多次美味的味道,也不如真真切切的去尝试一次。

    或许这一次,就能推翻之前一万次的幻想。

    “小拙,吃得惯我们那边的生腌菜吗?”

    谢海龙见徐拙一脸陶醉的样子,声音中带着些许自得。

    徐拙回过神来,把嘴里的虾壳吐出来,这才竖起大拇指,对谢海龙说道:“谢叔叔,这生腌的海鲜真绝了,我突然觉得以前吃过的那些海鲜做法都好……”

    他本想说做法好垃圾的。

    但是想想在座的其他几个长辈都是厨师,也都做过海鲜。

    话到嘴边变成了……

    “都好浪费啊,海鲜就得这么吃才对!”

    谢海龙笑笑,不过没有认同徐拙的话:“烹饪无对错,好的厨师,无非就是能够根据食材,灵活调整烹饪方式而已。”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假如以后想吃生腌的海鲜了就去找我,我那店里别的没有,海鲜还是很充足的,正好也让你尝尝其他几种生腌类的海鲜配资 。”

    徐拙自然不会拒绝,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

    等哪天潜心好学的技能冷却了之后,就去找谢海龙,把生腌的技能学到手。

    就算学不到生腌的技能也不要紧,把生腌类的菜品一道一道的学到手也一样。

    徐老板是个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人,所以能自己做的菜品就学一下自己做,不然想吃了就去麻烦别人,这多不好意思。

    连着吃了几块皮皮虾,徐拙这才想起来他做的电饭锅焖鸡。

    鸡的味道肯定好,因为现在徐文海已经吃了小半只了。

    老徐话不多,不过嘴上却没停。

    自从坐下来之后,除了其他几人提议碰杯的时候端起酒杯象征性的抿一口之外,剩下的时间都在低头猛吃。

    主攻的对象就是徐拙做的这道电饭锅焖鸡。

    这只徐拙儿戏一样做的鸡,原本他根本没在意。

    但是自从出锅的时候他撕下鸡大腿尝了一口之后,就被这味道给迷住了。

    鸡肉酥烂离骨,汁水充盈,肉质细嫩,而且在做的时候因为没放水,里面全是腌制鸡肉的料汁,所以吃起来非常入味儿。

    鸡肉嫩而入味,熟而离骨,这鸡真是让人百吃不厌。

    徐文海打算下午回酒楼就自己做一下,可以的话,他回头可以拍一期做电饭锅焖鸡的教程,正好回馈一下那些厨艺不高的粉丝们。

    不过现在的难点是,之前徐拙做的时候没好好看。

    所以徐文海对于做电饭锅焖鸡的细节不是很了解,得问问徐拙才行。

    但是张口问自己儿子菜品的做法,这对于一个大厨来说,多少有点拉不下脸。

    他正犹豫要不要问徐拙的时候,徐拙却先开口了。

    “爸,你能不能给大家留一口?觉得好吃我可以教你怎么做,以后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你这紧着一道菜猛吃,还让不让客人吃了?”

    徐拙说这话自然是为了报复之前拧鸡腿的事儿。

    不过这话正好挠到了徐文海的痒处,他略一沉吟,便张口说道:

    “小拙,这道菜还稍稍有点瑕疵,这样吧,回头找个时间你再做一遍,我再指点指点你,省得以后在外人面前做这道菜,被同行见了笑话你……”

    明天陪老婆去郑州复查,可能没时间码字,所以今天就两章了,等会儿我给明天再写点。
安国炒股配资配资世家中富金石如何配资期货期货交易量在线白银配资盘锦期货配资长岭炒股配资渭南期货配资香港国际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