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牛配资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 姬叉

第一一三一章 两世同盟

    秦弈几乎不敢想象这种深情告白会出现在瑶光口中……是昨晚她以“我是瑶光”的身份什么都做了,彻底撕开了内心的防护?

    可即使如此,是不是也太柔情了点,她的感情应该还比较复杂,没这么沉陷吧?

    不得不说现在秦弈对女人心实在太敏锐了,正这么想着,果然就听见瑶光的语气变得冷淡:“本质上这是我与流苏的战场,你不过一个道具,不要得意。”

    你光溜溜地抱着我说这句话有说服力吗?这死傲娇倒是和棒棒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和你闺蜜那只嘴硬傻鸟也很像。

    你们这些远古太清啊……哎。

    秦弈笑了起来,笑容里倒是有了些宠溺感,拍拍她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柔声道:“好好,道具就道具。你拿令牌群聊和棒棒对线……噗,反正比真的打架好点。”

    瑶光愣了一愣,还以为自己这句话又会导致冷场或冷脸,没想到秦弈居然是这态度,反而宠起来了……

    她有些不确定地重复:“喂,我是瑶……”

    “好啦。”秦弈转过身,捧着她的脸蛋,吻了吻额头:“太阳晒屁股了,还不起床,天帝不需要管事的吗?”

    “我令不出天宫,还有什么事好管。”瑶光撇嘴道:“基本也就剩排查天外印记这么一件事而已,难不成你要我去打昆仑?”

    说完这么一整句,瑶光才觉得这有点像夫妻对话,尤其他那动作那语气,带得自己的语气都跟着像撒娇似的……

    她有些赧然,终于推开他,直接给自己变了身衣服穿上了。

    离开床榻的动作都显得有点小小的慌乱,都像是爬出去似的,口中道:“你没放弃流苏,没资格对我这种奇怪的态度。”

    说着双足落地,就要离床。

    “等等。”秦弈一把拉住她。

    瑶光转头怒道:“别动手动脚!”

    秦弈压根不理这话,伸手到她额边拨开一缕乱发,将鬓角顺了顺:“这样凌乱地出去,宫女们看了笑话。”

    瑶光就怔怔坐在床边,呆呆的任他顺着头发,一动不动。

    “好啦。我也修炼,顺便盯着门。”秦弈最后揉了揉她的脸蛋:“没事多放无仙和我说说话……你不用扮她,她也不用扮你,是瑶光的时候就用这副外貌吧,也很漂亮的。”

    “我、我什么时候扮过那臭丫头!你画你的画去!”瑶光逃命一样溜了,“哐”地一声,坚比法宝的玉石门槛都被踢成了灰,瑶光已然不见。

    天帝之力恐怖如斯。

    秦弈又看门去了。他对这事总是挂心,每离开一段时间都心惊肉跳的,是真的想早点把这后患解决完事。

    如今看来……好像也快了……

    这门房秦大爷,或许真不用再做多久了……

    瑶光逃命一样回到了自己的瑶池,扑通一声跳了下去。

    这是她喜欢的修行,只不过这几天心乱得压根就没修行,也就惯性还往池子里跳,好像水波掩映之下,能挡住身躯,也能挡住心中的混乱。

    识海深处,李无仙抱着手臂瞥眼看她,一贯和她吵架吐槽的李无仙现在都懒得吵了,她也觉得这小姐姐挺萌的。

    所以说……听传说、看记载,永远不会想到远古牛逼哄哄的天帝人皇,居然都特么这德性,那种撕裂天地、轰碎星辰、掌控三界的格调,和她们幼稚的情感真是完全两个极端。

    说白了就是缺男人调教。

    但凡多看点爱情故事,也不会这样啊……

    瑶光凝成魂体,笼着手坐在她面前:“你那什么表情?”

    “我师父滋味如何?”

    “……我要定他了,等我一统三界,他就是我的帝后。”

    “省省吧你。看昆仑那边兵强马壮的态势,你打得过吗你,当年你聚天下大势围攻流苏,如今反过来了,这点轮回都看不出,还天帝呢。”

    “我可不是看不出,只不过我的恢复修行依然会比她们快。曦月明河掌控诸天星辰的手段根本没用,我反手就能夺回,到时候……”

    “到时候我师父要跟你翻脸。”

    “……”

    “乖,光光,别帝后了,团结在他身边一起众志成城的,三界早就定了,天外又算个啥。要说帝后,他才是帝,你来争后还算有点可行性,也算是压过流苏了不是吗?”

    瑶光默然。

    这话是意外的有道理。

    把自己从帝王视角挪开,变成贤内助……流苏是不是早就已经调整了这样的定位?

    是了……之前很多表现,包括自己和九婴都不太看得懂流苏在干嘛,感觉都不像流苏了似的……如今这么一想全对上了。流苏已经把自己定位为他的臂膀、他的妻子,早已不再是什么人皇,她瑶光和九婴从往昔根深蒂固的印象去看流苏,当然违和无比,李无仙这是一语道破了天机。

    只是流苏早就走在前头了,秦弈心中顷刻不可分离的道侣。自己争这个的话……

    李无仙又道:“你看看,你和我是一体的。你为天帝,我是人皇,这政治资本大得离奇,共为帝后,才有可能与流苏分庭抗礼。”

    “咦?”瑶光很是惊讶:“你不跟我割裂了?”

    “如果在争大妇这件事上,我和你是利益共同啊光光,我也是个皇帝,真以为我只是个牵着师父衣角卖萌的?便为此事,我也不会轻易和你割裂,割开了资本反而弱了,要割裂以后再说啊。”

    瑶光沉默片刻:“还是你们几万年后的人间政治肮脏。”

    “好好学,部落小祭司光光。”

    “……”

    “呐,现在立场不同了,我没必要和你吵架了,倒是可以教教你个笨蛋。”

    “我用得着你教啊?”

    “当然!比如你那什么幼稚想法,让流苏伤心离去什么的,可能吗?你比我更清楚流苏意志之坚,她只会想方设法来给你找麻烦,心心念念偷回她的男人对不对?然后师父股票 了,心中难过,牵肠挂肚的,你是在为流苏助攻呢?”

    瑶光:“……”

    “老老实实的发挥你这大美人优势和我们双倍快乐,把师父迷得团团转。看火候差不多了,完全可以大气邀请流苏她们进来谈话,借主场之利以及她们有合作需求的大势,成就帝后之实,她们顾全大局也就捏着鼻子认了。大不了安抚流苏,分立二宫娘娘之类的,这天宫之内,还不是你我说了算?面子里子全都有了。”

    “这就是帝王心术吗?”

    “错,这叫宫斗术。”

    瑶光哭笑不得,但心中还真有几分佩服,虚心求教:“我、我勾搭的事情做不来,怎么迷……倒是他快把我迷死了都……”

    “不需要你勾搭啊,你勾搭反而不好,男人嘛,你纯送,他反而不见得珍惜。你就维持你的高冷最佳,越是高冷,越是挠得他心痒,偶尔也给点福利,吊得死死的。怕他不耐烦的话,就时不时换成我出来听他的话,不就是双份快乐?不把他魂儿迷掉才有鬼。”

    瑶光拜服:“真小贱人也。”

    李无仙不以为耻,笑道:“令牌拿出来玩玩,那个群聊,别进去吵架,该和她们尽量打成一片,才是最符合这番战略的。尤其是拉拢好你的老闺蜜凤皇,再拉拢一下有传承恩义的曦月明河,别总是想压人。加上我与姑姑,你的资本一点都不差,我看好你哦,光光。”
安国炒股配资配资世家中富金石如何配资期货期货交易量在线白银配资盘锦期货配资长岭炒股配资渭南期货配资香港国际期货